報告文學《水兮 水兮》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最新動態

水  兮  水  兮

                                              ——作者:趙學儒


前      言

       報告文學《水兮 水兮》已于2018年3月14日在《中國水利報》發表,省水利宣傳中心第一時間在河南省水利廳網站轉載發表。隨后,《中國水利網》、《中國南水北調網》、《中國文學藝術網》、《光明日報》、《中國報告文學》、《大江文藝》等國家官網、權威核心期刊等相繼轉發,掀起了學習、領會的高潮。
       報告文學《水兮 水兮》客觀真實地再現了魏憲田同志的成長道路和發展歷程,通過個人的奮斗史為我們清晰地展現了“豫水質檢”的發展史,為我們繪就了發展的藍圖,是我們砥礪前行的方向。魏憲田同志的光輝事跡是我們全體水利人和水利事業的精神財富,是勇于奉獻、敢于犧牲,克服一切困難,不斷邁向新的輝煌的精神源泉,是我們中心站的品牌聲譽、是河南水利人、全國水利人的精神縮影。
希望全體人員認真學習領會文中的使命感、責任心和勇于擔當的崇高品格,學習艱苦奮斗、自強不息、勇于戰勝困難的信心、決心和恒心,將奮力拼搏的精神貫徹在崗位工作中,不忘初心,科學嚴謹,為單位的發展和個人的成長努力奮斗!

正      文

第一章 大洪水的啟示

       那時,魏憲田看到最多的標語是“農業學大寨”,聽到最多的歌曲是《在希望的田野上》,感受最深的是紅旗飄揚、喇叭高歌、人山人海的農田水利建設場面。高考的四個志愿,他都填了“工程”,其中有“水利工程”。當工程師,建設水系連通、阡陌縱橫的家園,就是他的夢想。然而,他邁向夢想的第一步,卻遭遇了一場大洪水噩夢的震懾。

       1975年8月,河南板橋水庫等水庫群潰壩,數萬人蒙難。1985年,魏憲田大學畢業被分配到這里參加復建前期準備工作,配合課題組開展水庫大壩的病險及加固論證研究。河南板橋水庫命運多舛,1978年開始復建,1981年停工緩建,1986年被列入國家“七五”重點工程項目,1987年復建工程再開工,1993年通過國家驗收。

       當時,這里所有人都在給他灌輸水庫垮壩的事。講述者都是親歷者,基本還原了當時的情景,把他帶到了那年那月那現場。他的頭頂罩上了悲慘災難。一兩個月過去,他沒有睡一個好覺。

       “誰都想不到會下那么大雨……”

       “多大?這么說吧,你用臉盆接水,盆子伸出再收回,水就滿了。再給你打個比喻,你見過噴水的水龍頭吧,當時就是噴水的樣子。”

       “當時,壩上一片混沌,雨柱兒砸得人睜不開眼,相隔幾步無法聽清對面人喊話。有人敲鑼,組織職工、家屬往高地轉移。”

       “當時,雨聲、喊聲嘈雜。我從來沒有遇到這種情況,眼睜睜地看著洪水上漲,漫過腳面、腳踝、小腿、膝蓋。”

       “老趙?應該是老李,在暴雨中用斧子鑿樹,記錄洪水的位置。突然,一道閃電,緊接著是一串炸耳的驚雷,暴雨驟然停止,萬籟俱寂,夜幕中竟然出現閃閃爍爍的星斗。我看到,水落了,有人大聲歡喜地喊出來。”

       “那速度太快,我幾乎反應不過來,水庫的水也在眨眼間退去。”

       “你肯定見過,氣球突然癟了的樣子。我不敢相信,這是潰壩了。洪水形成巨浪,躥起幾丈高,吼叫著撲向四面八方,田園、村落、集鎮。”

       那洪水排山倒海,威力太大了,連鋼軌,就是京廣鐵路的鋼軌,都被擰成了麻花;將一個五十噸的油罐沖出幾十里;將巨大的石碾舉上浪峰。”

       …………

       魏憲田找到《中國歷史大洪水》,在原水電部部長錢正英寫的序言中看到:河南省有29個縣市1700萬畝農田被淹,1100萬人受災,超過2.6萬人死難,倒塌房屋596萬間……

       他從大量資料中得知,1950年代“治淮大戰”,因為水文資料很少、設計標準很低,板橋水庫在工程運用中發現了裂縫。1955—1956年,按照蘇聯水工建筑物洪水標準進行設計,分別對板橋、石漫灘水庫進行了工程擴建。誰都沒想到,還是發生了大災難。

       “洪水無情,人命關天。工程質量,百年大計”的理念,被“75·8”深深刻在魏憲田生命中。

第二章 告別馬頰河


       馬頰河,默默流淌在豫北平原,無論春夏秋冬,無論黑夜白晝,或彎彎曲曲,或一直向前。在魏憲田的記憶中,她就像父親脊背流淌的一股汗水,被擦拭了又滲出來,汩汩流淌。

       魏憲田要讀四年級時,跑到正在河邊干活的父親眼前。“爹,該交學費了!”他惴惴地說。他知道家里沒錢。

       父親看了他一眼,低低地問:“多少錢?”

       “七毛!”他小聲應著,聲音低得只有他能聽得到。

       父親沒有答應,也沒有不答應。

       魏憲田第一次發現,馬頰河也沒有一丁點聲音。

       第二天一早,魏憲田看到父親背了一包麩糠,去了集鎮。當晚,父親把七毛錢給了他。

       他小手攥緊七張大票,想起入學前父親和鄉鄰的一段對話:“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孩子會打洞。窮人家的娃再念書也不會有出息,還不如長大多掙工分實在。”

       “再困難,俺也要供孩子上學!”父親說。

       魏憲田突然感覺,馬頰河不只是父親脊背的一股汗水,它就是一條倔強的河,無論怎樣彎彎曲曲,卻一直往前走。而在小河邊,永遠挺立著他的父親。

       他們姊妹九個,可想父親作出那個決定多么艱難。魏憲田排行老五,卻是全村第一個大學生,他的弟弟是第二個大學生。

       正在魏憲田鉚足了勁要當工程師的時候,領導找他談話,調他去漯河市一個閑置實驗室,作為副主任去負責全面工作。他的腦袋一下子大了。

       1996年,改革開放的熊熊大火,燒到了河南水利第一工程局。領導決定斷“奶”,把實驗室推向市場,去“找米下鍋”,自我發展。當時的實驗室無資質、無認證、無技能、無體系、無市場。

       他這個“老五”遇到了“五無”。領導再三解釋:“你的任務,就是養活那幾個人。”其實,已經決定,別無選擇。

       他站在馬頰河岸邊,盯著河水發呆。一片片葉子飄落在水面上,被水沖走。在漩渦處,樹葉被打翻,翻進水中,打幾個圈,又翻上來,然后漂走了。他想,他就是一片樹葉。

       “借船出海”!魏憲田想啟動某個檢測項目,就找到一位“老大哥”。“我們研究研究吧!” “老大哥”盛氣凌人,其實就是不肯帶他們“刨食”。

       一天晚上,魏憲田買好禮物,登門拜訪“老大哥”,“老大哥”竟不開門。沒有別的辦法,又不肯回頭,他認為水沒有倒流的。于是,他在門口等了一夜,等“老大哥”早晨一開門,發現他迷糊在門口,才被誠心打動,答應帶他們“玩玩”。

       不久,漯河亞細亞商廈基樁檢測項目落入他們囊中。這只是幾千元的項目,對他們來說就是個大項目。他們全力以赴,所有人員一起上。幾個晝夜,他們為業主提供了準確的數據,得到了業主的好評和信任。

       初始的成功,激勵著他們。 魏憲田決定,逐步從水利行業向其他行業滲透??墒?,更大的難題來了。這個實驗室是水利行業的檢測機構,上級明確規定內部的服務不能收費;他們沒有前期資質,跨行業服務受到了限制。

       一次,魏憲田將一份檢驗報告遞到某行政部門,一個負責人當面撕掉了報告。他先是一愣,而后什么話也沒說,扭頭就走了。他下了決心,一定要成為權威的檢測機構!

       漫長卻緊張的日子,魏憲田帶領一班人謀劃戰略:技術調整,項目擴張,全方位開拓,激活內外市場??扛蓪W并進歷練技能,靠內引外聯滲透市場,靠融入服務爭取客戶。他們先后啟動基樁檢測探索,啟動環境條件達標,啟動計量體系認證,啟動行業資質創建……

       2000年,機遇來了。

第三章 擁抱小浪底


       魏憲田是個愛學習的人。從農田水利工程專業、工業民用建筑本科、水利水電工程研究生課程班到工商管理碩士、項目管理碩士、管理學同等學力博士,他一路求索。

       機遇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對個人如此,對單位也是如此。1999年8月,在秋風瑟瑟中,實驗室一班人馬來到黃河下游的小浪底。

       他站在小浪底壩頂瞭望,黃河水從天而降,氣勢恢弘,勢不可擋;俯視,黃河水浪濤滾滾,勇往直前。他感覺,馬頰河給了他不舍進取、執著向前的精神,而黃河則帶給他一種力量、一種氣魄、一種擔當、一種奔向大海的勇氣。

       黃河小浪底南岸輸水隧洞關系到小浪底水利樞紐工程綜合功能的發揮,關系著洛陽及周邊地區的經濟建設和國計民生。來這里的每個職工,都手里捏了一把汗。

       “魏主任,我有點擔心,這么重要的工程,咱能做好嗎?”一位剛剛大學畢業的職工問。

       魏憲田微微一笑說:“沒有金剛鉆,誰敢攬瓷器活??!”

       他的微笑中帶著滿滿的自信。他清楚,只要按照規矩去做,大工程和小工程是一樣的。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實驗室一路走來,雖不大但講規矩,定規矩,守規矩,已經規范化運作,可以承擔大工程檢測。

       每個人都清楚,“誠信在先、質量為本”是他們堅守的準則,“質量零缺陷、報告零失誤、服務零投訴、管理零失誤”是他們的目標,“做到每一道程序管理一絲不茍、每一個要素環節科學規范有序、每一個檢測數據真實準確”是他們的行動。

       規矩,讓他們戰勝了一個個困難。

       作為管理者,魏憲田始終把“完善制度、明確責任、優化流程”作為重點,把“技術調整、項目擴張、全方位開拓、激活行業內外兩個市場”作為戰略,把“按制度管人、按標準辦事”,“全受控、全覆蓋、唯一性、可追溯”作為機制,把“規范化、科學化、標準化貫徹到檢測的每一個環節”作為手段,形成現代企業管理模式。

       閑暇,他就來到黃河邊,望水凝思。黃河水后浪推前浪,每個波浪都是新的;黃河水一次次拍岸,每個聲音各不相同。不重復從前,成為黃河滔滔不息的動力。創新,才有發展。

       “這是我們承接的第一個國家重點水利配套工程,不僅要保質保量完成檢測任務,還必須拿出一套新做法!”魏憲田在一次會上安排。

       “魏主任,我們能圓滿完成任務就很好了,還要創新求發展,不可能吧?”一位老職工猶豫。

       老職工的話也有道理。實驗室幾年的發展,增添了設備,鍛煉了隊伍,擴大了資產,有了自己的經營模式,但是創新依然是個難題。

       老子說,道法自然。魏憲田坐在黃河岸邊求解。

       黃河,百轉回旋,千里奔波,萬世滄桑,遇高山繞道而行,穿峽谷洪流激蕩,躍山崖形成瀑布,填洼地如履平川。黃河的啟示,就是隨著地形的變化而變化。

       實驗室一路走來,在市場經濟大潮中翻騰。質量檢測行業已不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而是誰的服務好、質量高,誰就能贏得先機,贏得發展。然而,這時的質量檢測行業,還是原來的服務程序。在現場檢測后,要到很遠的總部去鑒定,然后將報告返回現場,這樣就拖慢了檢測時效。

       魏憲田做了一個比喻:一個人在中小城市就醫,卻要到大城市化驗或會診,之后再回到中小城市治療,顯然需要更長的時間,會耽誤病人的醫治。

       大投資、大規模、高強度的水利建設,最需要的是爭分奪秒。質檢單位要以最快的速度提供檢測報告。魏憲田果斷決定:成立第三方現場實驗室!

       這是第一個“吃螃蟹”的集體。此舉,開創了河南省以中介第三方身份在工程現場設立檢測機構的先例,為河南省水利工程質量控制和建設管理提供了經驗。

       2000年,新世紀的鐘聲響起,脫胎于河南省水利第一工程局內部實驗室的“豫水質檢”掛牌成立。這是一柄具有法律意義的尚方寶劍,這是一塊未來發展的砥柱基石,這是他們質量檢測事業的一個里程碑。

       魏憲田一次次撫摸著那塊牌子,百感交集。一幕幕過往、一個個教訓時常閃現。“必須成為名副其實、值得信任的工程質量衛士!”他立下宏愿。

       他喜歡站在一張水系圖前,看一看他的隊伍都在哪里安營扎寨。條條紅線沿箭頭從漯河出發,延伸到新疆、四川、安徽等地,形成了密密麻麻的網絡。千里“情緣”一線牽,只要那邊一個電話,他就會及時趕過去,協調、處理事情。

       正當他們如馬頰河不舍進取,如黃河奔騰向前的時候,一個世界性的水利大事件,把他們攬在懷中。

第四章 鏖戰南水北調


       2006年,南水北調河南安陽段開工的炮聲響起。

       南水北調工程是我國跨世紀的水利工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調水工程。幾代中華兒女夢想參加這一偉大的工程建設,用汗水鑄就中華大地上的天河,讓長江的乳汁不僅惠及南方,也潤澤北方。

       他們匯入這波建設大潮,魏憲田卻顯得格外凝重。他只有三句話:建設國家重點工程,我們不辱使命。我們必須保證及時、準確、合格完成每一項檢測任務。對待質量,我們要高于生命!

       有人倒吸口氣,感到任務艱巨。“沒有金剛鉆,誰敢攬瓷器活!”這是人們最熟悉魏憲田的一句話。他們拿出“殺手锏”,首先在安陽段設立了現場第三方實驗室。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在2003年開工,河南省開工最早的安陽段卻推遲到了2006年。河南段不能成為正常通水的“腸梗阻”!在時間緊、任務重情況下,他們被賦予“河南省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質量檢測機構”的職責,現場第三方檢測新法再顯身手。

       “戰火”在整個河南南水北調沿線燃燒。舉世矚目的長江水穿過黃河工程、世界上最大的渡槽工程、世界上最難的膨脹土工程,都成了一只只攔路虎。

       魏憲田最擔心的還是質量。從安陽到南陽,設有十幾個實驗室,他每天都在路上,發現問題及時解決。

       小王(化名)因為檢測工作不嚴謹被解雇了。

       “我跟您多年,給個改過的機會吧!”小王哀求。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你忘了我們當初的誓言,不再適應這里的工作!”魏憲田很堅決。

       “我介紹你到新單位工作,重新開始吧!”魏憲田又說。

       魏憲田急忙扭身,匆匆離開談話室。有人發現,他的眼里含了淚水。也正是他的堅持、堅決和堅定,避免了很多過失,贏得了國務院南水北調辦等有關部門的肯定。

       2011年,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工程質量專項稽查組進駐“豫水質檢”,陸續對十幾個現場實驗室展開稽查?;榻M從質量管理、技術管理、人員配備、出具材料真實可靠性及體系運行、員工行為等幾個大方面展開稽查,時間持續了十余天。

       魏憲田捏了一把冷汗。他最擔心的是時間,正值南水北調決戰的關鍵時期,每天都是倒計時。他每天都要到一線指揮作戰,沒有時間陪同稽查。

       “你該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我們有問題會及時找你商量。”稽查人員說。

       魏憲田說話的音調都發顫了:“謝謝!”

       稽查結束,稽查組長告訴他:“你們的各個檢測機構運行良好,關鍵稽查項目沒有發現問題,你們是一支信得過的質量檢測隊伍……希望你們在河南省水利系統和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發揮更大作用、承擔更多責任!”

       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通水。像打了一場大戰役,他們帶著獎牌、證書等“戰利品”凱旋。

       他們把走過的歷程,記錄在展板上:

       今天,配置先進,領先同行。擁有各種先進儀器設備2950臺套、輔助設備2000臺件;基地和分支擁有檢測面積近2萬平方米、操作工作室500余間。

       今天,人才充足,崗位適宜。擁有在崗人員220人,其中,大學本科及以上學歷占到85%,形成了教授級高級工程師、高級工程師、工程師、技術員組成的龐大隊伍。

       今天,門類齊全,覆蓋廣泛。擁有了29大類1800個(綜合)項目,技術范圍能力和專業類別設置已經覆蓋基本建設需求。

       今天,“豫水質檢”已經擁有了4項國家水利工程甲級資質、8項河南省建設工程質量檢測一級資質、全國公路水運工程檢測資質、全國人防工程防護設備檢測資質、河南省建筑工程司法鑒定資質等五大工程行業的15項資質資格……

       改革開放帶來發展,改革開放帶來壯大,改革開放帶來生機!

       曾經是 “五無”小單位,如今是“河南省省級水利水電工程質量檢測機構”“河南省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質量檢測機構”,成為全國水利檢測系統為數不多的跨五大行業綜合大型檢驗機構。

       在榮譽室,錦旗高掛,獎杯和證書格外鮮艷。

       “全國工人先鋒號企業”“全國水利AAA信用企業”“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先進集體” “河南省高新技術企業”“河南省職工職業道德標兵企業”“河南省省級文明單位”“河南省青年文明號”“河南省水利系統五一獎狀”“河南省直屬機關五好企業黨組織”“河南省女職工工作標兵崗”……一個個榮譽,展現著他們的奮斗拼搏和成長。

       2012年,站長魏憲田兼任河南水利第一工程局總工程師。這時,他的職稱是教授級高級工程師,職務是局總工程師。曾經的夢想成真,如愿以償。

       不料,一場生死攸關的大事降臨他的頭上。

第五章 不息地奔流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通水。

       中原大地,橫臥著長江、黃河、淮河、海河四大河流,但是干旱缺水依舊是既古老又現實的話題。隨著長江水的到來,縷縷甘甜沁人心扉。魏憲田不僅參加國家重點工程建設、圓滿完成質量檢測任務,而且也為河南水利建設做了一件善事,圓了往日建設家園的夙愿。

       他往返于漯河和鄭州之間,車輪滾滾。他快言快語、腳步匆匆,晝夜兼程、風雨無阻,被人稱作“拼命三郎”。

       2012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進入決戰的關鍵期。在工地,魏憲田時常感到頭暈目眩。一次頭昏眼花后,他只好坐下休息。

       臨近春節,他在同事的多次催促下背著家人到醫院檢查,確診是“顱內聽神經瘤”,已經嚴重壓迫到小腦。他真的是聽力有問題,好像根本沒有聽見醫生的話,也沒有看到診斷書上的字,跟往常一樣,該離家離家,該去工地去工地。其實,那個瘤子在悄悄長大。

       在又一次現場趔趄后,魏憲田在同事的多次催促下到北京大醫院復查,瘤子已經長到了四厘米,一個雞蛋大小。醫生要求立即手術。“能再等等嗎?” 魏憲田請求。他想等南水北調中線主體工程結束,過了決戰的關鍵期,再做手術。

       醫生說:“等等,瘤子就開花了。一旦開花,生命危險!”魏憲田回到單位,安排了近日工作,留下一張請假條。做手術前,他給妻子打電話,需她趕到北京簽字。

       “開顱”手術,持續了九個小時。

       魏憲田出院后第二天,前來慰問的省廳工會主席被驚呆了。魏憲田已經在辦公室。他頭上纏著白紗布,臉青腫歪斜,一個眼大一個眼小,嘴角扭扭捏捏露出微笑。

       工會主席撲哧一笑,說:“你能回來,就是勝利!”

       魏憲田打趣道:“自信再活五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他是不想讓領導和同志們擔心。

       省廳工會主席發現他的傷口處還在流清水。

       魏憲田說:“放心吧,沒事。已咨詢了醫生,說是術后愈合反應。”

       從此,他又上班了……

       盡管主刀醫生要求休息6個月,盡管走路需要拄拐、上樓需要攙扶,“豫水質檢”的工作不能削弱,因為質量是工程的生命。他依舊站在那張密密麻麻的水系圖前,運籌謀劃,偶爾把手指指向一個位置,他要趕過去處理問題,或電話聯系那邊商討事情。

       局總工程師辦公室,前來匯報的人絡繹不絕,一堆堆文件需要他盡快處理。晚上,他還要看資料、研究工程建設方面的事。

       2016年,省廳又任命他為河南省水利第一工程局紀檢書記、副局長,仍然兼任“豫水質檢”站長。他真的是更忙了!第一工程局大樓,那扇亮窗總是很晚才熄滅。

       “老魏,你的眼,真的一大一小了!”有人發現。

      他摘下眼鏡,擦拭一下眼睛,摩挲一下自己的臉。

       “我只覺得左臉蹦蹦地跳。”他說。

       領導、同事、家人一再勸他去看醫生,他匆匆去了醫院。檢查結果是“開顱”手術后遺癥。醫生建議他住院治療。

       “我手頭還有許多事,若能吃藥就不住院治療了!”他說。他拿了一些口服藥回單位,一邊干著局里的事,一邊忙著站里的事。“豫水質檢”的美好愿景,正在步步走近。

       在河南省漯河市產業區,一座占地面積40多畝、建筑面積 1.8萬平方米、高 16 層的“豫水質檢”大樓將拔地而起。這里將是檢測集團總部所在地,肩負服務政府職能、支撐科技發展、保障工程安全等使命;兼備試驗檢測、工程勘測、監理咨詢、科研開發、材料應用等項目;覆蓋水利、建筑、交通、司法、人防等行業;輻射安徽、廣東、四川等地方……

       魏憲田再次來到板橋水庫壩下,仰視魁偉、堅固、壯美的大壩,松了口氣。自改革開放以來,包括板橋水庫在內的全國數萬座水庫得到除險加固,小浪底、長江三峽、南水北調等水利工程建成,長江、黃河等大江大河基本得到治理,中華民族江河安瀾、水旱從人的夙愿逐步實現。他作為工程建設者、質量守衛者、機制體制改革者、成功事業推進者,深感自豪!

       他登上板橋水庫壩頂。眼前一庫綠水,漣漪蕩漾,偶有魚兒躥出水面。四周青山逶迤,相依相偎,時而閃過鳥飛的影子。藍天如洗,白云裊裊。他突然感到有一種新的聲音在召喚: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是水利工作者的神圣使命和責任。望神州大地,江河競流,潮起潮涌。

       水兮、水兮,奔流不息!
作者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

來源:2018年3月14日中國水利報
中文系统看日文乱码_香港特级三a毛片免费观看_低头看着我是怎么玩你有镜子_欧美黑人最猛性xxxxx
宽城| 庐江县| 运城市| 保定市| 元谋县| 永泰县| 偏关县| 合水县| 鹿邑县| 永和县| 平邑县| 德江县| 正镶白旗| 宜黄县| 甘泉县| 凉城县| 尤溪县| 陇川县| 克什克腾旗| 富宁县| 荃湾区| 建昌县| 健康| 南开区| 奇台县| 达日县| 山东| 柳江县| 莱州市| 宝清县| 盘锦市| 波密县| 鹤壁市| 靖江市| 乌兰察布市| 卓尼县| 武隆县| 周口市| 阿拉尔市| 安岳县| 庐江县|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